Winnie🐰

乱花渐欲迷人眼 浊酒一壶醉半生

三年了总算去了一次现场 基本就是撕心裂肺一通乱叫 凯源单人solo和宋亚轩出来的时候叫的嗓子完全哑了声音粗的像个男饭...下次还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坐近点好好品品崽的绝世美颜 凯源盛世!!!!!

过了那座桥,就到山顶了。


孩子们一路嬉笑打闹,陆陆续续上了桥。桥摇摇晃晃,隐没在山间的浓雾里。


谁也没注意到,那个男孩不知何时落在了后面。男孩气喘吁吁,汗水浸湿了后背和领口的衣料。他双手撑着膝盖,大口大口的喘气。他的背上,背着无比沉重的行囊。


当所有孩子都到了桥的另一边时,才有人发现,那个男孩没有跟过来。


队伍里唯一的大人推开男孩,自顾自踏上了桥。有孩子大声呼喊男孩的名字,回声在山谷中传的很远。


大人也到了桥的另一端,他拿出一把很大的剪刀,剪短了系着桥的绳子。


桥轰的一声倒塌了,落到无尽的深渊中。


男孩直起身,张开了嘴却发不出声音。他抬起手腕拭去了眼角的泪,咧开嘴露出一个透着三分凄婉七分不甘的笑。他朝那头摆摆手,转过了身。


他卸下身上的行囊,拍拍衣角的尘土,脚步轻轻的离开了。


715快乐

🎸🎹🐯🐰💙💚


【安玉】小甜品



老冰棍


夏天的太阳晒得人昏昏沉沉,体育课过后夏常安凭借长腿风似的跑去买了两根冰棍儿,然后一转身递给身后的隋玉。隋玉轻轻抬了一下金丝边眼镜,伸手接过来,指尖相触,勾起红唇露出贝齿,镜片后的眼睛弯了弯,道了声谢。一系列的动作让夏常安看得眼睛都直了,撕开包装猛的咬了一口,努力平复内心汹涌澎湃的情绪。


隋玉优雅地拿出冰棍,在顶端舔了一口,看着夏常安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,放低了声音道:“青春期躁动。”夏常安偏过头对上隋玉的眼睛,均匀浓密的睫毛逆着阳光散发金色光晕。“老师,那您可得管着我点儿啊。”他说着就要亲上去,隋玉忙别开头左顾右盼,见没人注意才放下心来。“别闹,跟我过来。”


隋玉把他带到体育器材室,刚锁上门就被夏常安伸手一按堵在门上。“隋玉老师,您可是教国文的,怎么体育课也来凑热闹。”隋玉取下鼻梁上的眼镜戴在近在咫尺的人脸上,歪头端详了一会,点点头颇为认真地开口:“真好看。”夏常安捧着他的脸吻上去,隋玉自己松开牙关。两人浑身热的发烫,但嘴里是冰棍留下的凉意和甜丝丝的味道。夏常安刚刚咬了一块冰下来,嘴里几乎都是麻的,僵硬的舌头在隋玉温软的口腔里毫无章法地横冲直撞。隋玉很体贴的回应他,温热的舌勾上他的,交给他所有温柔。


隋玉除了一件薄薄的白衬衫什么也没穿,被不知道谁的汗水浸透,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点美丽风景。夏常安迷恋地隔着衬衫摸上隋玉后颈的黑痣,然后指尖落到蝴蝶骨,顺着腰线滑到裤子的边缘,勾起一角又放回去,弹在腰上发出细微的声响。招摇的暗示。隋玉撇了他一眼,眼中是波光流转,此刻被夏常安啃红了嘴唇,显得可怜兮兮。夏常安简直爱死他这个样子,成熟又不失纯真,娇媚却又带着英气。


“呐,冰棍都化了。”隋玉撇撇嘴,夏常安把脑袋放在他颈边,贪婪地嗅着他的气息。“那以后都来看我上体育课吧。”他舔了一下隋玉露出的嫩肉,虎牙磕下一个浅浅的痕迹。“嗯…看你这次考试成绩。”隋玉抿嘴轻笑,轻轻推开夏常安,整整衣领打开门走了出去。“不要啊隋玉老师!”夏常安哀嚎一声匆匆追上去。


【凯源】撕扯

王俊凯有一个秘密,他喜欢王源。


小学,王源在王俊凯隔壁班,王俊凯还是个很小的孩子时看到王源一眼,就再也忘不掉。那个男孩,明明和他是一样的年纪,气质却在一群孩子脱颖而出。白白嫩嫩的像个奶团子,顶着一头微微带着卷的褐色头发,走路蹦蹦跳跳,看着就像一棵挺拔的充满朝气的小白杨。小男孩的眼睛圆圆的,又大又亮,泛着柔光。长长的睫毛像蝴蝶的翅膀一样轻轻扑扇,他恍惚间看到,男孩的眼里,有星光。

他的成绩一直很好,王源也是,但王俊凯要比王源再好一点,所以每次考试楼梯口贴的那张光荣榜上总有王俊凯的名字。大人们夸奖他,同学们羡慕他,但是只有小小的王俊凯自己知道,他只是为了让那个眼睛里盛着星星的男孩看到他的名字。

哪怕只是一眼都好。我想要你,看见我的努力。

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看见过,总之在王俊凯下决心和他搭话之前,王源转学了。

王俊凯哭了,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哭。他不爱哭,从小到大也没这么撕心裂肺的哭过,他哭到天都黑下来,哭到连自己都快忘记自己哭泣的原因,才停下来,把自己埋进被子里。

大人们总说小孩子不懂爱情,可能他确实不懂,但只要他想起自己可能再也见不到王源,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,再也没有机会牵住他的手,他就很难过,比过生日时爸爸送他的手办坏掉了还难过。

他做了一个梦,梦里他站在一片白茫茫的大地上,什么都看不见。眼前出现一个模糊的人影,他向他跑过去,那人也跑起来。他跑了很久才追上他,但是他发现自己的手穿过那具单薄的身体,还没来得及惊讶,抽回手时瞬间映入眼里的是满手刺目的鲜血。

那个人回过头,脸色苍白而透明,眼里的星光都散了,像是黑漆漆的夜空。

“王源。”

“王源?王源!”王俊凯忽然从课桌上惊醒,在十一月的深秋全身大汗淋漓。

“怎么了?”王源摘下一侧耳机,目光在手里的五三上黏了一会才转向王俊凯。

“没什么…”王俊凯反应过来刚刚那是一个梦,使劲咽了一下口水,把不安都吞进肚子里,才想起来自己的举动有多么奇怪。

“怎么流这么多汗?做噩梦了?”王源盯着王俊凯随着吞咽的动作而滚动的喉结看着,手伸进桌肚里抽了两张纸递给王俊凯。

“啊?没…没有。”王俊凯有些紧张的躲闪着王源探寻的目光,却没看见王源此时看他的眼神渐渐变得古怪。

“王俊凯。”

“嗯?”

“你最近…或者说这段时间,有没有遇到什么怪事?”

王俊凯虽不知王源问这个问题的用意,但还是认真的想了想,摇摇头。

王源也没再说什么,戴上耳机继续研究他的习题了。

王俊凯倚着墙,看着王源认真的眼神和微拧的眉,眼神渐渐有些迷离,感觉脑子里昏昏沉沉的。

若说怪事,那就只有那个从小时候一直做到现在的梦吧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小凯,衣服帮妈妈收一下。”厨房里传来妈妈的声音,王俊凯很听话的放下手机走向阳台。

“小凯,最近精神还好吧?”妈妈洗完碗,擦干了手上的水,向阳台走过来。

“我一直挺好啊,但是最近学习压力蛮大的。”王俊凯只把这个问题当妈妈的关心,并没有在意什么。

妈妈盯着远处的某个地方看了一会,轻轻叹了口气,转身离开了。

王俊凯顺着妈妈的目光看过去,却只看到远处一排黑压压的房子。可不知道为什么,他感觉自己的目光好像被吸引住,怎么也转不开。

那个地方,好像有些熟悉,为什么呢?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高中的倒数第四个学期,王俊凯决定跟王源表白。

小学加上初中,五年时间不见,王源长得越来越精致,模模糊糊的印象里那个小孩子长大了,和他曾想象过的一模一样。开学仪式时王俊凯一眼认出了王源,王源自然没有认出他,但看到他的那一刻他无比确信他就是王源,不管隔了几年,他都那个王源。

那个王俊凯脑中的王源。

如愿以偿的,王源坐到了他旁边。上课时王俊凯老走神,眼神不自觉的就飘到王源的脸上。王俊凯的性格不是那么张扬,平常也与除了王源外的人少有来往,他发现王源也几乎没和班上的人搭过话。

他从没觉得有什么奇怪,相反,他内心有点酸自私的认为,王源就是他一个人的,王源只能和他说话,王源的眼神只能分给他。

但他没有把握,王源是否会接受。

跨年夜那天晚上,王俊凯接到了一个电话,他刚刚在餐桌上喝了点酒,脑子里晕乎乎的,想也没想就接了起来。

“喂,王俊凯?”

清凉的薄荷音灌进耳里,王俊凯清醒了几分。

“源…源源?”

那头安静了一会,才传来有些迟疑的声音:“那个…我现在在你家楼下,你下来一下。”

“啊?哦好好好你等着我啊!”

王俊凯甚至有些怀疑这是不是一个梦,但是他管不了那么多,拽起一件黑色大衣披在身上就冲出了门。

匆匆忙忙下了楼,期间还差点绊倒一次,推开门看到那个近在咫尺的单薄身影时,王俊凯很确定,这是最好的时机了。

王源听到声响回过头,朦胧的月光笼罩下肌肤白的像雪。

雪?

下雪了。

雪花一点一点的飘下来,在半空打着转儿,任月光为它们染上晶莹剔透的银色,然后轻轻落到王源的鼻尖。

“王俊凯,你看,下雪了诶!我从来没在重庆看过雪!”

王源又惊喜又兴奋的表情映在王俊凯眼里,他好像看到了那个小时候的王源,模模糊糊的与面前伸手接住雪花的少年重叠。

“王源儿。”

王俊凯吞了一下口水,本就性感的声音因为酒精作用变得沙哑,还带了很重的鼻音。

“你有什么事吗?”

“啊…是你的围巾丢在教室了,我,我给你送过来。”

王源忽然变得害羞起来,脸颊透着粉红,惹人心怜。

王俊凯接过围巾,往前走了一部,把它绕在王源露出的一截白色脖颈上,然后理了理,让它遮住王源的脸。

“王俊凯?”

“源源,听我讲,可以吗?”

王源愣了愣,然后本能的点头。

“我知道这听起来可能有些唐突,但是我喜欢你,而且不是一天两天了,确切的说,大约十年了吧。”

王源看着他,没有说话,王俊凯就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:

“从小学看见你的第一眼,我就很喜欢很喜欢你,大概那时候你也不认得我吧。虽说一见钟情都是见色起意,但我确实喜欢你,每一天都要更深一分的那种喜欢。王源,十年来,除了你,我的心再也住不进另外的人。听起来很肉麻很老套吧,我以前也这么觉得,但当你真正爱上一个人的时候,你会发现这些感受都是无比真实的。王源,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,我甚至分不清现在这是现实还是梦境,但是我真的什么都管不了了。”

一次性说了这么多话,王俊凯的大脑有一瞬间的当机。

“王俊凯…”

“王源,和我在一起,可以吗?”

“王俊凯,我知道,我都知道…”

王源忽然埋进他怀里,王俊凯自己都被吓着了,一双手不知道该往哪放。王源贴的很紧,王俊凯透过他身上单薄的衣服感受到他身上的冰冷,解开自己的大衣把王源包在里面。

两个人就这样站了很久,王俊凯感觉王源的身体越来越冷,他们头上的雪也越积越多。

“源源,要不去我家坐坐?”

王俊凯话音刚落,王源就抬起头来。

“王俊凯,我答应你。”

新年的钟声响起,夜空中灿烂的烟花准时绽放。

王源挣开王俊凯的怀抱,轻轻踮脚吻上他的唇。王俊凯不止一次的想象过王源的唇有多么柔软诱人,但是他此时感觉到的,只有透心彻骨的冷,随着唇尖飞速蔓延,几乎冻结了他的血液,让他的大脑也变得麻木。

“王俊凯,忘了这一切吧。对不起。”

闭上眼的那一瞬间,王俊凯清清楚楚的看见,王源落下了一颗又一颗珍珠般的泪,顺着下颚的线条流下,在空气中化为一只只通体透着幽兰的透明蝴蝶,扑扇着翅膀飞向夜空。

好多星星啊,那到底是夜空,还是你的眼?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一片混沌的黑暗中,记忆被切割又重聚,血淋淋的拼凑成完全不一样的世界。

一连几天,王俊凯都没有看到王源。他发现自己甚至都回想不起来王源的样子。他怕了,害怕再次失去他,害怕落入那个无边的梦。

“老师,请问王源为什么没来上学啊?”

“俊凯啊,王源他家里有点事,请了一段时间的假。”

“那老师,您有他家的联系方式吗?”

“这个…我这只有他家固定电话,但是好像打不通了。”

“这样啊,谢谢老师。”

王俊凯退出办公室,脚步沉沉的台不起来。他走到路上时,忽然回想起跨年夜那天王源好像给自己打了通电话,但他却真的想不起来那天发生了什么。掏出手机,查了通话记录,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痕迹。

记错了?虽然妈妈跟他说他当时喝酒喝醉了就先睡了,但记忆里那天明明接到了王源的电话。难道是梦吗?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妈,看见我围巾了吗?就是黑色那条。”

王俊凯从衣柜里探出头,大声朝着妈妈的方向喊道。

“啊?没有啊,我没动过你东西啊。”

妈妈回答的语调不紧不慢的,王俊凯也没再坚持找下去,收拾了一下翻出来的衣服就复习去了。

妈妈透过门缝看向里面,暖黄的灯光下王俊凯做题的表情认真中透着温柔。妈妈关上了门。

怎么忽然想到要找那条围巾了,是不是想起了什么?不可能吧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一周没有见到王源,也没有任何联系,王俊凯感觉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要涌出,却被堵住了。这种感觉很不舒服,他想把一切都搞清楚。

也不知哪来的动力,他背上背包,决定去外面走一天。他有直觉。

“妈,我出去走走。”

“出去逛也好,早点回来啊。”

听到门锁跳动的声音,妈妈从房间里探出头,看着王俊凯的背影渐行渐远。命运的事,拦不住的。随他去吧。

王俊凯平时很少出门,对重庆错综复杂的路也并不熟悉。不知道走了多久,他有些累了,想找个地方歇歇的时候,发现自己来到一片似乎从未踏足过的区域。

四处张望了一会,这一带的建筑,倒是很像在家里阳台能看到的,那一片黑压压的房子。下起了一点小雨,冰凉的覆在脸上,王俊凯拿出伞撑起来,继续往前走。

“王俊凯。”

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,王俊凯闻声抬起头,灰蒙蒙的雨雾中出现了一个色彩鲜亮的身影。王俊凯想也没想,丢掉伞就朝着那个身影跑去。那人没动,像是在等待什么。王俊凯跑到那里时,那人却不见了。

王俊凯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,也摸不清回去的道路。四周都是废弃的房屋,钢筋突兀的暴露在外面,显得环境很阴森。

雨早就打湿了他的头和衣服,很冷,他忍不住打哆嗦。忽然想起了什么,那段燥热的记忆就这么不顾一切的占据了大脑。他的视线投向面前的房子。想起来了,都想起来了。

我和王源,一直在一起啊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小学,王俊凯在放学路上遇见了王源,两人聊的很开心。王俊凯给他买了一个甜筒,王源笑着道谢,眼里是明媚的柔情。

就这样成了朋友,形影不离。

初中,王源和王俊凯分开了,但两人常常用零碎的时间待在一起,亲密不减以往。

初二,王俊凯早就看透了王源的心意,决定跟王源表白。听说那天晚上能看到流星雨,他便依照网上的指示找了最佳的观赏地点。在这栋废弃的楼里。

王源接到王俊凯的电话,心里明白了几分,蹦蹦跳跳的出门了。

这天的夜出奇的黑,王源独自来到这片陌生领域,不免有些慌张。他听见王俊凯在叫他,声音从不远的楼上传来。

王源闻声往那栋楼走去,王俊凯在天台。

这楼的墙壁都塌得七零八落,大片的油漆剥落,古旧的楼梯锈迹斑斑。

“王俊凯,我上来咯。”

王源顺着楼梯爬上来,每层楼梯之间高度间隔很大,王源爬的很吃力,王俊凯就在上面向他伸出了手。

随着一声尖叫,整条楼梯轰然倒塌,王源刚触到王俊凯的指尖就整个人轻飘飘的落下去,身下一根钢筋穿透了少年的身体。

王俊凯疯狂的尖叫起来,像一具失了灵魂的布娃娃,指甲修剪得干干净净的手指在地上抓出一条条血痕。他无法思考,没有下去的路,他便直接跳了下去,重重落在地上。他根本感觉不到身上的疼,心脏被撕开一道血淋淋的口子,无尽的恐惧猛的往里面灌。

“源源!王源!王源!”

没有回应,无声落下的流星雨点不亮少年眼里的光。

王俊凯感觉眼睛涩得发疼,流不下一点泪水。他跪在王源旁边,脸贴在他脸上,手放在鲜血汩汩涌出的地方。

许久,王源全身变得冰冷,王俊凯也乏了。他拿出一条围巾,那是他自己学着亲手织了好久好久的,虽是夏天,但他还是要把它送给王源。

那是我织的,戴着一定暖和。他想这样和王源说,听王源嘲笑他大热天的送什么围巾,想看他脸上一层嫌弃下面藏不住的喜悦。

他轻轻的为他围上围巾,吻了吻他冰凉的唇,靠在他身边沉沉睡去。

然后他就做了那个,充满血腥味的梦。

记忆的轨道被破坏,几年的隧道被山石覆盖,渐渐埋在了时间的尽头。记忆消失,回到了与他偶然相遇的那天前。

生活里处处都是他,却再也没有他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王俊凯。”

雨停了,少年站在天台上对他笑,头发被夜风吹起来。

王俊凯的眸子暗了暗,虎牙咬住下唇轻轻撕磨。

“我来带你走啦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阿姨,凯利这个病比较少见,具体涉及到一些专业的东西我也不大方便跟您讲。我们目前确实没有什么针对性的治疗方法。他现在的状态和精神分裂比较像,我们只能按照治疗精神分裂的方法慢慢治疗。”

王凯利的妈妈站在床边,搭在床沿的手轻轻颤抖着。

“思远医生,那拜托你了,请您一定一定帮帮小凯啊。”

“那是当然,您放心吧。”

安静的病房里只有仪器上数字跳动的声音。马思远在王凯利旁边坐下,伸手轻抚他紧拧的眉心,手指划过苍白的脸,停在毫无血色的唇尖。

睁开眼他是王凯利,闭上眼他是王俊凯,一个躯壳里有两个相似的灵魂。

马思远无奈地笑了笑,摇摇头起身就要离开。忽然被抓住了手,马思远扭过头,看见王凯利睁开眼,眼中的血丝还未消。他张开嘴,却发不出声音。马思远看见了,他的口型,说的只有两个字。

王源。




明信片和霜的字都好好看啊!真的超级想去意大利😭谢谢霜!!!@海啸霜 假装能艾特